东方古美术 http://www.dfgms.com——欢迎大家光临!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叶凌云:鉴宝风波(好文推荐)

叶凌云:鉴宝风波(好文推荐)

timg.jpg
2018-12-4 12:03

叶凌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沙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中国艺术家收藏委员会主席。
第一波:儿媳妇的波

正在看电视的王三爹突然站起身,一把抱住儿媳妇在客厅里转了个圈。当两团柔软压在脸上,淡淡的香水味渗入鼻息时,这才发觉大事不妙,急忙放下来。年轻的儿媳妇一下就蒙了,等她发现竟是遭到一向人模人样的公公袭击时,她的玉掌便毫无悬念的落在了公公的脸上,那声音清脆、响亮。

王三爹眼冒金星,来自脸上的剧痛使他清醒过来了,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却依旧激动的指着电视机大声道:“八千万,八千万。”儿媳妇这才注意到,公公在看一档鉴宝栏目,一个头发全白的老专家手里捧着一个青花瓷罐,正在侃侃而谈:“元代青花人物大罐,目前市场价值八千万元人民币,恭喜这位藏家。”

儿媳妇余怒未消,狠狠地道:“人家的古董价值八千万,你发什么疯?老不正经。”

王三爹的脸瞬间便不痛了,理直气壮地道:“这种罐子咱家也有,而且还有一对。”

360截图20181204120208375.jpg
2018-12-4 12:03

儿媳妇鼓起眼睛瞪着公公,看表情显然已经原谅他了,觉得公公如果有价值八千万的宝贝,兴奋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便凑过来道:“那罐子在哪里呀?我怎么没见过?”

王三爹仿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岁,快步走进厢房,从木床铺底下小心翼翼地搬出一个瓷罐,也顾不上蜘蛛网和灰尘,一把抱着罐子来到堂屋里:“这可是俺爷爷的爷爷留下来的,这叫青花瓷,懂吗?”

儿媳妇一看,果然和电视里面的差不多,也跟着兴奋起来,起身去灶屋里找了块抹布,准备擦下灰尘。王三爹一看急了,道:“那抹布怎么行呢,尽是油污,用毛巾吧。”

儿媳妇想想也是,几千万的东西,怎么能用脏抹布擦呢?

儿媳妇马上拿来自己洗脸用的毛巾,公公儿媳一齐动手,把瓷罐擦得干干净净。

两人盯着擦干净的青花瓷罐越看越顺眼,那青花湛蓝湛蓝的,就像涂了一层蓝墨水,釉面铮亮,光可鉴人。

这时,儿子和老伴带着一岁多的小孙子回来了,进门看见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罐子发呆有些奇怪,当听说这个罐子价值八千万时,一家人都沸腾了。

家里突然多了价值过亿的古董,日子自然过得祥和多了。

儿子做通老妈工作,取出全家积攒了好多年准备到县城买房的存款,买了一台帕萨特;儿媳妇出入商城专逛名牌专柜,结婚那会答应下的金项链也趁着这段时间金价下跌捡着适中一点的买了一根;连亲家母惦记多年想买个玉镯子都得到了王三爹的首肯,儿媳妇喜滋滋地瞒着她娘老子,就只等着老伴一点头就可以回娘家去献宝送惊喜了。

一家五口隔三差五地买回来闸蟹肥鸡做大餐,儿子媳妇对二老也明显孝顺多了,小俩口说话走路、进进出出都轻快了不少,比刚结婚那会还显得亲热。

果然这物质文明直接决定着精神文明的层次和深度啊,王三爹暗暗作如是感慨。

话说这怀财和怀孕还真有着极微妙的相似,日子在一家人眉梢暗含的喜气里一丝不苟地过着。

王三爹的心事却越来越重了,睡眠也越来越差,人憔悴了不少。

两个罐子,价值过亿,如果继续放在床底下显然不现实,万一哪一天床铺木板老化,塌了下去,岂不变成一堆碎片?加上小孙子顽皮,光这一个月,经他手打碎的盘子和碗就不下十个了;收在柜子里也不安全,万一家里来个小偷呢,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第二波邻里风波

就在王三爹心怀重宝辗转不安的当口,李四爹从省城当干部的大儿子家回来了。按照多年以来的惯例,李四爹回到家里屁股还没坐热,就背着手踱着方步到王三爹家串门来了。

放在以前只要李四爹来了,儿媳妇和老伴必定找个借口牵着小孙子出门。这回例外了,儿媳妇搬出孩子的衣服逐一检查扣子的牢固程度,王三爹老伴则搬个小板凳坐下来慢条斯理地剥毛豆。婆媳低头各自忙碌着,只在李四爹展示他干部儿子给的新手机时,相互递了个满含笑意的眼色,就连王三爹冲婆媳俩狠狠瞪了几回眼睛都没当回事。

李四爹前脚出门,王三爹后脚就开始发火:“生怕人不知道咱家收着宝贝是吧?非要闹得街坊邻里都知道了才好是吧?就你们这些妇道人家沉不住气!”

儿媳妇和老伴破天荒都没有反驳,齐齐地拿眼往电视机下的柜子那儿瞟。王三爹更生气了,快步走过去打开柜子,一边小心翼翼地把罐子抱出来一个细细打量,一边压低声音呵斥:“不要没事老往这看,万一出个什么闪失,哼!”

三人围着罐子愣怔了一会,午睡的小孙子醒了,婆媳俩忙进去看孩子。李四爹突然在门口出声问:“什么宝贝呢看这么仔细?”

王三爹吓得一跳,下意识地把罐子往柜子里塞,想着也不合适,索性捧着罐子往李四爹面前送,一边讪笑着回答:“两个旧罐子,碰坏了可惜,归置归置。”

李四爹踮着眼睛看了一眼,很在行地点点头:“嗯,这东西有点年头,就像我儿子挂在客厅的那幅破木雕,看着像是破得要掉渣了,市面上要卖好几十万呢......我的茶壶忘拿了,这可是我儿子给的养生茶壶,说是大老板送的,值好几千块呢。”

李四爹最厉害的本事就是,什么话题到他那都能换成他儿子和钱。王三爹最看不得他拿他儿子说事,这会终于沉不住气了,一改几十年来和李四爹比儿子就矮了半截的惯例,把罐子往怀里一收,撇着嘴:“电视里的专家都说了,八千万一个呐!”

这回轮到李四爹撇嘴了:“八千万?八千毛还差不多吧?再看看,再看看。”说着伸手从王三爹怀里拽着罐子的上口沿边儿要看,王三爹赶紧往后撤了撤,想想还是松手,一边故作大方地说:“看吧看吧,元代青花瓷,八千万还只是一个的价,咱家有一对,要不是缺点钱买房子,就是捐给国家挣个奖状也值了。”

李四爹听着也瞪大了眼睛,郑重其事地举起罐子往窗户那边的亮光里照看。婆媳两个打理好孩子出来了,见着这个情景,不禁跟着王三爹一起大张着嘴,紧张地看着李四爹。

李四爹一边转动手里的罐子一边咂嘴,点点头又摇摇头,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大大咧咧地把罐子往茶几上一搁:“我儿子家里这种东西不少,我见过几个,应该不是很值钱。”

王三爹老伴一听,顿时便不乐意了,放下手里的毛豆,有意无意的道:“有些人啊,就是看不得人家有好东西,自己家里,哪怕一把夜壶都能当国宝。”

“你说谁的夜壶?这是真正紫砂壶,懂吗?这紫砂泥现在已经不多见了,稀罕着呢?这东西泡茶,香喷喷的,有韵味,嘿嘿,那才叫喝茶呢!哪像有些人一样,咕嘟咕嘟,那叫牛饮!”

“你骂谁呢?你说谁牛饮了?你才是牛呢!”王三爹老伴双手叉腰,怒不可遏。

“不可理喻!”李四爹脸色铁青。

“好啦,好啦,还有完没完!”王三爹的脸这会儿彻底拉长了,口里倒还谦虚着:“值钱不值钱的不重要,先人留下的东西,传下去也是个念想嘛。”

李四爹连连点头:“那倒是,先人的东西,等再传下去几辈,不就是个宝贝了吗?”

李四爹走后,王三爹老伴把大门狠狠的一合:“都是些什么人呀?这种人,以后少搭理。”

儿媳妇也连忙点头:“典型的羡慕嫉妒恨啊!”

王三爹一听,抬起头盯了一眼儿媳妇呐呐的道:“什么恨呀?”

“羡慕嫉妒恨!”



第三波鉴宝起风波

李四爹走后,王三爹的心里唱起了锣鼓戏。直到儿子下班回来了,王三爹还抱着罐子在发愣。儿子被父亲的神色吓了一跳,忙问:“罐子怎么了?还有一个呢?不会是坏事了吧?”王三爹摆摆手,毅然宣布:“明天去一趟省城,找个鉴宝专家鉴定一下,卖不卖咱们先不忙着合计,值多少钱拿个证书回来心里有底。”

一家人吃过晚饭,就进省城鉴宝一事展开了讨论,王三爹执意亲自前往。

王三爹按照儿媳妇从网上查来了地址到省城找专家鉴宝,首先填一份表,然后交了300元鉴定费,最后按照序号排队等着。

专家大约三四十岁,带着眼镜,一看就是个有学问的专家。接过王三爹抱过来的青花瓷罐,他不禁哑然失笑,和蔼的道:“老人家,您这个罐子确实是青花瓷,不过,这是晚清光绪时期的青花瓷,你看这蓝色,就像写字的蓝墨水,俗称洋蓝,这些缠枝花卉也是光绪时期特有的画法。您这个青花瓷罐是民间老百姓用来装茶叶呀,酸菜之类,属于实用器,做工比较粗糙,不过,也是上百年的东西,保存完整,也不容易。”

王三爹感觉耳朵有点嗡嗡的叫,低声道:“这个和那元代的青花瓷不同?”

专家笑了笑道:“青花瓷始于元代,金元时期,蒙古骑兵侵略到东南亚和欧洲,带回了一种颜料,叫苏麻离青料,于是发明了青花瓷,元代以后这种颜料就没有了,所以元代的青花瓷十分珍贵。后来的青花瓷都是用国产料子,就没那么贵气了。您这个,我看就不用开证书了吧?不开证书的话,鉴定费还能退200元哦。”

王三爹耳朵还在轰鸣,嗡嗡作响,想了一下,证书是一定要开的,起码得证明这是个文物吧,不然,回去怎么说呀?儿媳妇那一关便过不了啊!

还有,儿子儿媳好不容易攒了一点积蓄,准备去城里买房的钱也用光了,都是这该死的青花瓷惹的祸!想到这里,头上的汗便下来了。

专家看了一眼脸色有点苍白的王三爹,不知道什么情况,轻声道:“怎么样?证书就不用了吧。”

王三爹犹豫了片刻,期期艾艾的道:“这个证书还是麻烦您开一个吧。”

专家看了王三爹一眼:“这民窑光绪青花瓷罐如果画人物,精品也就万把块,画花鸟的话还值个两三千,像这种缠枝花卉嘛,也就千儿八百一个。”顿了顿继续说:“您老确定要开证书?”

王三爹咂了咂嘴,犹豫了一下,瞅了瞅专家,又瞅了瞅罐子,一咬牙:“开一个吧!证明一下罐子是个真古董就行了。”

专家看了看王三爹,起身出去叫进来一个白发老头,拽下头顶的大灯打开,一黑一白两个专家脑袋凑在罐子前面对着大灯看了看,然后用数码相机拍了个照,爽快地对王三爹说:“清晚期青花缠枝盖罐一对,真品!”

第四波峰回路转

从文物局出来,王三爹觉得生命已经失去了他应有的情趣,出门时兴奋忐忑的心情已经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颓丧,一股了无生趣的感觉油然而生。

真是鬼迷心窍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几千万上亿的宝贝?

自己一时激动,抱了一下儿媳妇倒也罢了,也挨过了她一巴掌,这段恩怨算是了解了。

可这买房的钱买了小车,回去可怎么交代呀?最可怕的是,全家人都沉浸在这么一个美梦里面,这个梦忽然像一个肥皂泡一样,说破便破了。

从天堂一下跌到地狱的感受,真的很折磨人。

王三爹甚至有一种抱着这对青花瓷,一头撞死在大街上的冲动。

“老人家,您这是提的什么宝贝呢?”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看到从文物局出来的王三爹,急忙凑了上来道。

王三爹警惕的看了一眼,摇头道:“没什么,一对青花罐子。”

“青花瓷可是好东西呀,尤其是古代的青花瓷,那可是无价之宝。”

“什么无价之宝,清晚期的,不值几个钱。”

“您老可千万别被人忽悠了,您看电视里那些青花瓷,哪一个不是几百上千万?”

王三爹疑惑的看着这个年轻人,眼前仿佛亮起了一丝曙光,不过,仅仅是一闪即逝而已,这人素不相识,也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我跟您老说,有些专家呀,就喜欢把您的东西说得一文不值,然后变着法子想把您的东西弄到手。您看,这里可是艺术品一条街,鉴定估价的可不只这一家,那边是国际鉴定中心,这边是世界收藏协会,那可是最权威的鉴定机构,货比三家,您最好多看一家。”

王三爹半信半疑道:“我说了,我这个是个晚清民窑罐子,不值钱,你看,都写着呢。”说完,王三爹把那本鉴定证书递给年轻人。

“不值钱?真是笑话,清代的青花瓷,真品,您看到了吗?真品哎,您老走南闯北,亲戚朋友家看到过几个真品青花瓷?没见过吧?”

王三爹一听,心头豁然开朗,对呀!清代青花瓷这玩意,别人家真没见过!

年轻人趁热打铁道:“再说了,他们凭什么说这是晚清的?做过成分分析吗?做过热释光检测吗?做过碳十四测定吗?什么都没做,凭什么说您的事清晚期?”

王三爹愈发相信年轻人的话了,确实,这个专家根本摸都没摸一下,便说他的青花瓷是清晚期的,这是不是太草率了一点?

王三爹的心情重新忐忑起来。


第五波柳暗花明

小年轻领着王三爹推开了国际鉴定中心大门,一名花枝招展的迎宾小姐立即把他们带到休息区,泡上了上好的毛尖,两人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休息区挂着一张巨大的海报上,王三爹虽然读书不多,还是认出了,上面赫然写着国立古陶瓷博物馆元青花专家黄某某莅临的消息。
小年轻见他看到了海报,忙道:“您老今天真是运气不错,今天正好碰上国立古陶瓷博物馆黄专家,人家可是经常上电视鉴宝,很少到地方上来的。”
王三爹一听,高兴的道:“谢谢小哥。”


不一会,还是那位美女迎宾上来,带着王三爹进入专家室。国际鉴定中心的专家室很气派,大红的地毯,幽静的鉴定室,显得庄严肃穆。一名头发花白的专家戴着金丝眼镜,严肃的坐在鉴定桌子后面,旁边还有一个年轻的助手。
两个青花瓷罐摆在专家眼前的桌面上。

国际鉴定中心果然与地方上不同,态度严谨多了,黄专家首先双手戴上洁白的手套,轻轻的抚在青花瓷罐上,似乎在体念那种手感,王三爹看着专家陶醉的神态,似乎抚摸的并不是青花瓷,而是少女的肌肤一样。
“嗯,手感不错,这就是古董才独有的温润感。”
王三爹心里有些奇怪,既然是体念手感,为什么先戴上手套?

专家煞有介事的摸了几下,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发光的放大镜,仔细的看了青花画工,又看了口沿和胎底,就连两只瓷罐的盖子,也没有放过,好一会儿才放开手,严肃的看着王三爹道:“首先恭喜您老人家,这是一件开门的古代青花瓷,东西没问题。”

“谢谢黄专家。”王三爹脸上露出了微笑。
“这件东西是清代的,可不是传说中的元青花,您老人家千万别有太大的期望值,现在有些人啊,一听说是古董,总想着价值几千万上亿,怎么可能呢?”
“您说得对。”王三爹暗自点头,专家说的太对了,自己不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来的。
“这件东西,您看,器型古朴大方,一眼看去,便觉得很美,很古老,您老人家是怎么得到这么一对宝贝的呢?”
“这是家传的东西,以前应该是家里装茶叶的吧。”
“这种青花瓷装茶叶,太奢侈了,太奢侈了,要是一不小心打碎了,那可太可惜了。”
“这东西大概价值是多少呢?”王三爹心中忐忑,就是为了得到一个准确的评估价值,有点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刚才已经说了,这不是元青花,不是那种几千万上亿的东西,您千万别心存幻想。这种青花瓷罐,如果是单个的话,最多也就一百多万,不过......”
听到一百多万,王三爹心跳渐渐的快了起来,呼吸有些急促了。
“不过,好在您老有一对,您知道吗?瓷器这种东西,最难的就是收藏,稍不留神就打碎了,原装一对,这是特别难得的,尤其是带盖!青花瓷罐,十个罐子九个没盖,为什么,盖子经常要揭,更容易损坏。您老人家这对青花瓷,最难得的就是完整,而且是一对!这样的话就要重新估价了,大概五百万的样子吧,如果碰上真心喜欢的人,可能卖的更高一些。”

五百万!

虽然没有八千万一个,两个加起来才五百万,不过也不错了,这个专家一看就比文物局那个强,可不是强一星半点,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呀!
从文物局出来,王三爹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里却重新找回了希望,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第六波国际证书

王三爹这次鉴宝之行可谓一时天堂,一是地狱,还好,这回终于回到了人间。
看到黄专家语重心长的样子,王三爹由衷的佩服,技术水平自然不用说,否则人家也成不了专家,关键是人家人品好,你看专家讲的多好,不要心存一夜暴富的幻想,要实事求是。
这时,黄专家身边的助手开口了:“您好,老人家,您的这一对青花瓷,考不考虑转让?”

“你们还收古董呀?”王三爹心中顿时大喜。
“不是,您老误会了,我们只是展览和推荐拍卖,不收古董。”
“不收啊?”王三爹有点失望:“展览和拍卖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您把这对青花瓷罐寄存在我们这里,我们给您开具收条,青花瓷罐放在我们展厅,来的藏家如果有看上的,我们就会帮您把它卖掉,当然按照我们事先讲好的价格,您这对青花瓷虽然专家估价五百万,可是我们必须有一个最低价,那就是四百五十万,只要有人出了四百五十万以上,我们就会卖掉。”
王三爹顿时又激动起来:“这个可以。”

“如果低于这个价,我们会和您商量。如果您没有意见,我们现在可以签订合同了。”
“签了合同就要把这古董放这里呀?”王三爹又有些不放心了,毕竟是几百万的东西啊!
“那当然啦,要不怎么帮您卖呢?”
“这个我还得回去商量一下。”
“行,您商量好了,随时来找我们。”
“能帮我开个证书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们这可是国际鉴定证书,是由国家古陶瓷博物馆黄专家亲自签名的证书。”
“我知道,证书多少钱?”
“原则上是一万元一张,不过我可以给您优惠。”
一万元啊!王三爹心中一紧,他可没有一万元。
“那还是算了吧,我没这么多钱。”王三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不由一热,觉得自己真怂,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才好。

“小刘啊,人家大老远过来一趟也不容易,咱们就优惠一点好了,就收三千吧。”
王三爹出门的时候,刚好带了三千块,可文物局鉴定花了三百,车票花了几十块,还要回去,算了一下低声道:“专家同志,我就剩两千五百块了,您看......”
“小刘啊,帮人帮到底,怎么也不能让老人家这么远白跑一趟不是,你带老人家去办下手续。”

交完费,王三爹再次回到专家室。

黄专家和助手相视一笑,助手打开抽屉拿出一本漂亮的硬壳空白证书道:“看到吗?这就是国际鉴定中心的证书,是目前全世界最权威的鉴定证书。”


“麻烦专家同志了。”王三爹满脸陪笑道:“您好点写一下,多美言几句,看上去和那元代的差不多就行。”

专家道:“您放心,一定写好。”

不一会,证书便开好了。

王三爹捧着金灿灿的证书看了又看,只见自家的一对罐子拍了照贴在证书上,钢印在照片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国际古玩鉴定中心”等字样。名称已经由“缠枝盖罐”变成了“古代青花瓷罐”,年代一栏,也由“清晚期”,变成了“清代”,这倒是没错,谁说清晚期不是清代?只要没有跨过宣统三年那个坎,都可以成为清代的。

再说了,跨没跨过那个坎,谁能知道?就是目前最先进的碳十四检测,还有几十年误差呢?

最令王三爹满意的是,在专家意见一栏中,清秀的手书行楷写着一段话:此青花瓷罐造型古朴典雅,瓷胎细腻,釉色肥润,青花色泽艳丽,花卉线条流畅,画工精细,具有大师风范,完整一对,甚为难得,极具艺术收藏价值。

参考价值一栏中,分别用大小写写着:客观估价,五百万元左右。



尾波

拿到金灿灿的鉴定证书,王三爹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心满意足的走出国际鉴定中心。

回家后,老伴和儿子儿媳争相观看了鉴定证书,虽然没有达到当初预期的目的,却也都满足,日子依旧有滋有味的过着。

不久,三爹特地请了李四爹到家里喝了一次酒,三爹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新闻联播,一边泯着小酒。

李四爹看着桌子上金光灿灿的鉴定证书,脸上红一块白一块,表情极不自然。

三爹看着李四爹的表情,心中甭提多舒坦。

忽然,电视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画面,美女播音员甜美的声音播报,警方破获了一起特大诈骗案,一个号称国际鉴定中心的非法组织,借鉴宝的名义,骗取高额鉴定费和拍卖运作费用,涉案金额高达数亿。


看着电视里黄专家和他的助手被带上警车,王三爹隐约明白了什么。

晚上,儿子儿媳找三爹商量如何卖出青花瓷去县城买房的事,王三爹一口否决:"祖宗留下的东西,一定要保存下去,就算再苦再累,也不能当败家仔。"

故事情节真实
惟妙惟肖,真实可靠,哈哈哈
我的贴子东西全可转,关键是你肯出多少钱
678972
叶凌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沙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中国艺术家收藏委员会主席。
第一波:儿媳妇的波

正在看电视的王三爹突然站起身,一把抱住儿媳妇在客厅里转了个圈。当两团柔软压在脸上,淡淡的香 ... ---不就是交学费吗,不要笑,每个人都会交这样那样的学费,只是多和少罢了。活到老,学到老,没有万能的老师。   
微博之窗 发表于 2018-12-4 12:06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