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古美术 http://www.dfgms.com——欢迎大家光临!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解密“陈路超大违建别墅”,设施奢华内有大量文物(多图)

解密“陈路超大违建别墅”,设施奢华内有大量文物(多图)

本帖最后由 中原文化 于 2018-10-22 09:26 编辑

新京报
2018-10-20 08:38:15
李连涛说,他曾多次跟支亮在别墅里一起喝酒唱歌,也见过这名党政要员三次,“50年茅台当水喝,一次一箱,喝不了让我带走。”
全文1975字,阅读约需4分钟

十多年来,违建别墅在秦岭北麓山峪间生根发芽,从空中望去,它们像疥癣一样穿插在苍翠之间,成为破坏秦岭的生态顽疾,难以根治。
从西安市向南驱车50多公里抵达107省道,沿107省道自西向东行驶,循指示标识再向南拐,便是西安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村。
蔡家坡村是背靠秦岭的一个小村,风景秀丽,南侧倚靠的山脉,是修仙归隐久负盛名的终南山一脉。
近日,据媒体报道秦岭北麓西安段已经拆除完毕的单体最大违建别墅“陈路超大违建别墅”就建设在蔡家坡村村南的山脚下。据《财经》杂志报道,陈路的父亲曾在西安市党政系统担任要职。




▲ “陈路别墅”,背靠朱雀森林公园、太平国家森林公园,紧邻金丝猴自然保护区。别墅圈占基本农田14.11亩、其中建筑物占地5.4亩,鱼塘两处逾千平方米、狗舍面积达78平方米、文物211件……(地图来源:谷歌地球)
2018年8月8日,新京报记者探访“陈路别墅”,记录下当时别墅的样子。




▲ “陈路别墅”的整个院落外围用高墙和大树遮蔽,极其隐蔽。



▲“陈路别墅”的大门,从外观看极为普通的简易红色铁大门,别墅看门的老人蹲在大门口。
院落的看门人是一名七十多岁的老人,沉默寡言,蔡家坡村时任村干部李连涛说,这名老人是远地方的黑户,就住在院子里看门,“不拿工资,管吃管住,签的合同是生养死葬。”



▲“陈路别墅”,穿过正门,是一个仿古式影壁,影壁两侧摆着两米高的石狮。








▲穿过影壁,池塘、古树、假山和各式石雕映入眼帘。围绕人工池塘的是用98个磨盘铺成的小路。



▲在山水掩映处,是一栋连体仿古别墅。
李连涛说,这栋别墅存在快20年了,当时以土地租赁的形式,把耕地租给支亮进行花卉苗圃建设,“合同写的是15亩,实际占了20多亩,一亩地年租金400元,租期70年,每十年付一次租金,租金十年一递增,第二次租金600元,第三次800元。现在第二个十年的租金已经付过了。”
合同签订后,曾有村民发现土地不是种苗圃而是盖别墅,还多占了土地,一些村民表示不满,“当晚,有三面包车陌生人到不满的村民家里,说来认个门,实际是来威胁。”李连涛说。




▲别墅门前,一尊汉白玉观音像矗立在植被中。
这栋别墅修建耗时四年,曾是一排层高四米多的平房,后来又加盖了仿古大屋顶。作为村干部,李连涛曾多次被邀请到别墅内参观游玩,被里面的陈设所震惊。
“一进别墅大厅是两米多高的达摩像,黄花梨木的,墙上贴着名画家送的八骏图,大得很,一个房间专门唱歌,安的是一套雅马哈的卡拉ok系统,快20年前就值20多万,卧室房顶是橡木的,酒窖里都是茅台、五粮液。”李连涛说,他曾多次跟支亮在别墅里一起喝酒唱歌,也见过这名党政要员三次,“50年茅台当水喝,一次一箱,喝不了让我带走。”




▲“陈路别墅”的正门外,矗立着两排石雕。




▲别墅正门一块红扁上书“望重成均同治四年腊月”。
除了别墅,新京报记者发现,院落内的摆设同样惊人。据李连涛说,这还是几个月前搬走了一部分好东西之后剩下的相对便宜的摆设。



▲别墅院内,一处步行道入口处的“石门”。



▲别墅院内,步行道两侧竖立的石器拴马桩、马槽和石鼓。像这样的石雕,在院内随处可见。




▲别墅院内,步道上摆放着的一尊石兽。
这栋别墅是蔡家坡村最知名的别墅,却不是唯一一栋。
2018年8月9日,蔡家坡村西南侧,两栋配有花园、游泳池的豪华别墅,一栋别墅已经拆成废墟,另一栋正在拆除。




不只是外地老板,一些名人也热衷在山里圈地盖别墅。
在长安区滦镇摘儿岭村和喂子坪村之间,两座山的山谷被人用高墙圈占。从空中俯瞰,山谷内的别墅共有四栋,每栋别墅还有庭廊栈桥连接,看门人表示,园子的主人是陕西某位画家。






2018年7月30日,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在西安召开,会议全面部署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
这两个月来,拆除违建项目取得实效。



▲“陈路别墅”。2018年8月8日,新京报记者拍摄的全景。




▲“陈路别墅” 2018年9月29日,别墅的园林、盆景、栽培违建项目开始被挖掘机拆解。该行动后,鄠邑区将实现零散违建别墅全部拆除。摄影 / 陈团结 / 华商报 / 视觉中国




▲“西安院子” 2018年8月8日,西安市鄠邑区,建好的别墅群后面是正在建的工地。别墅群的一小角已经被拆,被拆处停着一辆挖掘机。




▲“西安院子” 2018年10月1日,西安市鄠邑区,秦岭违建别墅项目拆除工作持续推进。与记者两个月前拍摄到的画面相比,拆除工作取得明显进展。摄影 / 袁琛 / 视觉中国
(文中出现的人物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摄影 尹亚飞 实习生 齐鑫 编辑 李凯祥
值班编辑 吾彦祖 花木南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秦岭超级别墅:卧室房顶橡木的,酒窖里都是茅台五粮液原创

本帖最后由 微博之窗 于 2018-11-13 10:09 编辑

中国新闻周刊
2018-11-13 07:53:37






一栋超级别墅的十年异类存在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9月29日,多辆大型挖掘机、降尘车等开进西安市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三组。伴随着机械的轰鸣和洒水喷雾设备的降尘,这座2005年年底动工,2008年8月建成,存在了10年之久的别墅走到了尽头。
这是一处具有园林特色的中式仿古别墅。其往日的气派让人瞠目:圈占基本农田14.11亩、鱼塘两处逾1000平方米、狗舍面积达78.03平方米,陕西省文物部门鉴定出现代工艺品26件、文物211件。有网友感慨:“我们家的房子,还没陈路别墅里的狗舍大。”
陈路别墅之所以引起关注,不仅在于其装饰奢华,还在于相关责任人一路巧立名目,层层闯关,绕开国土部门,相关政府部门涉嫌监督不力。
在此次陈路别墅整治工作中,西安市委、市政府表示:要一把尺子量到底,不管涉及到谁,将坚决依法依规,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巧立名目

西安市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村,坐落在秦岭脚下,属于秦岭北麓适度开发区。该村自然景色秀美,南侧倚靠以隐居修仙而闻名的终南山一脉。该村离西安市区有1个多小时车程。
2005年,一位叫支亮的25岁年轻人,闯进蔡家坡村人的视野。与他经常搭伴而来的,还有一位自称“王军”的人,两人同龄,是大学同学。
支亮称看上了蔡家坡三组的一块地,想和村里签协议租下来,做一个苗圃绿化项目。
《中国新闻周刊》从蔡家坡村一位村干部提供的土地租赁合同中看到,合同的甲方是蔡家坡村三组,乙方是支亮。合同签订的时间是2005年8月5日。
代表甲方签字的是蔡家坡三组时任组长王兴,还有蔡家坡村党支部书记韩卷利以及三组村民代表等共七人。
合同称,“经甲乙双方友好协商,甲方同意将集体土地租赁给乙方,主要作为种植、培育基地。
合同显示,该地块面积为15亩,乙方租赁甲方土地用作园林绿化、盆景、栽培或其他经营活动(无污染、无噪音)。租赁期为70年,从2005年9月1日到2075年9月1日。租赁费用每10年为一个周期,第一个周期为6万元,以后每个周期递增1.5万元,总租赁费用73.5万。
合同还规定,甲方应保证乙方在土地租赁期间的正常建设,经营活动不受村民干扰、干涉和破坏,如发生村民干扰正常经营建设、经营活动的事件时,甲方应主动出面调解、平息事件。乙方如需改变该土地的地形、地貌,需经甲方同意。
蔡家坡一位村干部称,蔡家坡三组有村民200多人。2005年签订合同后,支亮把第一个周期的租赁费6万元给了村组,每位村民分了200多元。2015年,支亮把第二个周期的7.5万元也给了。“这些钱现在还没分,钱还在村里的账上搁着。”
2005年年底,该项目开工建设。村民们很快发现,合同中所说的苗圃不过是个幌子,实际上建的是一栋别墅。
多位参与该别墅施工的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路别墅的主体部分由一位姓关的包工头承建,他是鄠邑区庞光镇杨家堡村人,建别墅的相关费用,名义上由支亮承担。
在别墅建设过程中,蔡家坡村很多村民在里面做过零工,他们目睹了其中的奢华与排场。
在别墅建设过程中,不时有名贵树木、文物被运来。其中运来的一棵国槐,经专家鉴定已经有500多年树龄。院内有三棵皂角树,直径最长的有一米多,最短的也有六七十厘米,三棵树估值超过20万元。
一位参与内部装修的村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别墅主人还从西藏空运来五只藏獒幼崽。“由于藏獒太小,同时从西藏空运来羊肉喂藏獒。等藏獒长大点适应水土后,再在本地买肉当狗食。”
2008年8月,经过近三年的施工和装修,别墅施工完毕,共建成砖混建筑1栋1层,另有鱼塘2处,狗舍1处,其他建筑3处,是一处具有园林特色的中式仿古别墅。
别墅内放着一尊2米多高的黄花梨达摩像,大厅墙上挂着范增的巨幅八骏图。院内还有大量磨盘、石鼓、拴马桩、古代石狮等。别墅正门悬挂着写有“望重成均” 四字的红匾。








非法占地

蔡家坡多位村民称,陈路别墅占用的土地是他们的基本农田。当地国土部门的测绘,印证了村民们的说法。
《陕西日报》报道称,从初步调查情况看,这是一起严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严重侵占农用耕地的违法行为。2018年9月初,经国土资源部门现场测绘,这宗土地占地9409.05平方米(合14.11亩),建筑物及附属设施占地3604.27平方米(合5.4亩)。“经过与鄠邑区石井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1997-2010)对照,显示‘超级别墅’所占地全部为基本农田,越过了红线。”
另外,该地块还没有国土部门等审批手续,属于非法占用农用地。10月15日的《西安日报》称,租赁土地后,未经土地部门批准,非法占地进行建设,先后建筑了砖混结构房屋、鱼塘、道路等建筑物及附属设施,该建筑未办理和取得相关手续,属非法占地。
既然这座“超级别墅”占地全部为基本农田,为何村里还要违法签订70年合同?当时在合同上签字的蔡家坡三组时任组长王兴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支亮)办了手续,当时说是做绿化的项目,签字是经村民开会讨论后决定的。
蔡家坡村支部书记韩卷利也在合同上签了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多次拨打韩的电话,截止本文发稿时,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蔡家坡三组一位村干部称,村里耕地本来就少,人均不到一亩地,所以该项目占用耕地一事,很多村民持反对意见,有些村民不同意村里签合同。
除了村里涉嫌违法与支亮签订租赁合同以外,从相关法律条文看,乡镇一级政府也涉嫌失察。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发包方将农村土地发包给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应当事先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会议三分之二以上成员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村民代表的同意,并报乡(镇)人民政府批准。由本集体经济组织以外的单位或者个人承包的,应当对承包方的资信情况和经营能力进行审查后,再签订承包合同。
8月初,《新京报》旗下视频栏目《我们》曾去蔡家坡录过节目,石井镇党政办主任宋世峰出镜说:“他给我们报的是一个绿化苗圃的项目。与我们签订合同的法人是支亮。我们只知道这个,是这个人在这儿建的。8月6日,我们同市上第二督查组已经到现场去核查了。”
10月22日,《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到石井镇党委书记刘全周。他拒绝了采访,称上级部门已经发了相关通知,“我们不敢乱讲。”



神秘的“主人”

支亮进入蔡家坡村后不久,关于其“有背景”的传闻就开始曼延。
一位曾参与别墅装修的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最早是支亮无意间泄露了王军的真实身份。这位村民说,为了和当地搞好关系,支亮会请施工的人吃饭。有一次喝酒时,支亮说王军是个了不得的人物,他的真名是陈路,是西安市一位领导的公子。
《财经》杂志曾报道称,陈路的父亲曾在西安市党政系统担任要职。《新京报》则援引该村一位村干部的话称,别墅的卧室房顶是橡木的,酒窖里都是茅台、五粮液。该村干部多次跟支亮在别墅里喝酒唱歌,见过这名党政要员三次,“50年茅台当水喝,一次一箱,喝不了让我带走。”
《中国新闻周刊》从多个信息源获悉,陈路与支亮同龄,均生于1980年,二人是大学同学。
蔡家坡三组一位村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陈路当时来村里跟蔡家坡三组组长王兴谈事情,支亮会伴随在他身边,“根本插不上嘴”。
支亮2005年与村里签合同时,他个人名下没有公司,由他担任法人的秦悦商贸公司是以后成立的。《中国新闻周刊》查阅工商信息显示,陕西秦悦贸易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2006年4月17日,注册资金为200万人民币,股东为支亮、兴斌两个自然人,两人各认缴100万元,分别持股50%。法定代表人支亮兼任执行董事,兴斌任监事。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苗木、花卉、草坪的种植销售养护等。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目前处于“吊销,未注销”状态,详细信息已无法查阅。
虽然土地租赁合同是由支亮出面签的,但陈路是别墅主人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这栋别墅在蔡家坡也被村民称为“陈家大院”。
西安当地官媒对该别墅的称呼也悄然发生改变。此前,《西安日报》等当地官方媒体将该别墅称为“支亮超大违建别墅”,后来改称“陈路超大违建别墅”。
一位接近西安党政系统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蔡家坡的这块土地能拿下来,与陈路之父在幕后的运作有重要关系。这位知情者称,陈路之父的一位秘书与当地镇党委一位主要领导有私交,这位领导找到蔡家坡村的主要负责人,促成了此事。
多位知情者称,陈路之父特别看重风水,该别墅选址时,他还专门从西安请来了风水大师。
多位在该别墅施工的工人称,曾在别墅施工时亲眼见过陈路的父亲。
在违建别墅问题上,鄠邑区、西安市和陕西省都有过非常“狠”的表态。西安市鄠邑区委书记范九利称:“对违建别墅无论涉及谁,无论采取什么样的形式,我们都要进行彻底清查,彻底整治。”
西安市委、市政府表态称:“不管是什么权力背景、金钱背景,还是其他的什么特别背景,都要依法拆除、严肃查处;对发现的违法违纪问题,侵害群众利益的、搞特权的,不管涉及谁,都将坚决依法依规,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表示,“无论是谁,无论职务多高、权力多大,无论是公职人员还是非公职人员,无论是在岗还是调离、转岗、退休,只要存在违法违纪问题,都必须严肃查处、严肃问责,绝不迁就,绝不姑息。”
目前,西安市纪委调查组正对陈路别墅涉及的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全面调查。对其中涉及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有关人员,已采取留置措施。



拆除复耕
陈路别墅进入大众视野,与一篇网文关系密切。
8月6日,自媒体公号“秦记壹号”发文《探寻秦岭山下权贵们的超级别墅》,该文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曝光了陈路别墅。
《西安日报》称,8月6日,网络曝光了蔡家坡村“超级别墅”后,引发舆论广泛猜测、讨论。“如果任由这样的违建别墅存在,必将对党委政府的公信力产生极大的影响。”
对此线索,中央工作组、省委、省纪委和市委高度重视,8月8日,西安市纪委迅速成立专案组,进行全面审查调查。
多位村民称,网络曝光此别墅后不久,别墅业主预感大事不妙,曾想赶在政府拆除前,悄悄转移里面的东西。
8月9日凌晨2点左右,蔡家坡三组有村民发现,一支将近20人的施工队,开着挖掘机、拉土车等赶往陈路别墅。村民发现后给三组组长王敏打电话。
王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赶到现场时,发现这些人正在别墅搬东西,疑似想腾空别墅,还想推倒一些东西。“石柱子、汉白玉、石狮子等当时已经装车了。”
王敏说,这些人中带头者是支亮的弟弟支明。他赶到的时候,房顶已经被挖掘机拆掉了。
王敏质问他们要干什么。支明说已经给蔡家坡村支书韩卷利打过电话了,“他同意我过来收拾一下。”
王敏说这个别墅占用蔡家坡三组的农田,不能推倒后一跑了之,给村里留下烂摊子。“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报警了。”
僵持了一段时间后,施工队停止了作业。
50多天后,9月29日下午3时许,大型挖掘机、降尘车等器械开进蔡家坡村,这座存在了十年之久的超级违建别墅,走到了尽头。
负责拆除的施工人员王飞称,这个别墅房屋的结构强度非常大。“用了三台大型机械,一共拆了五个小时,才把地平以上拆完。”
10月14日,陈路别墅周边围墙被彻底拆除。
10月15日,西安电视台《每日聚焦》披露了该别墅更多细节:总圈墙面积9280.53平方米;建成砖混建筑1栋1层,面积517.29平方米;鱼塘两处,面积1098.68平方米;狗舍一处,面积78.03平方米;其他建筑3处,面积113.58平方米;通往各处道路及道路硬化1417.72平方米。
同时,鄠邑区在陈路别墅排查过程中发现,该别墅院内道路、草坪、水池边,分布着石刻、石雕、石碑、拴马桩、石鼓等物件,疑似文物。
鄠邑区文管所所长王亚周在电视画面上,指着一对石羊说,“这属于三级文物。”
最终,陕西省文物部门鉴定出现代工艺品26件、文物211件,其中可流通文物30件,不可流通文物181件;三级文物3件,一般文物178件。
鄠邑区文体广电局文化文物科科长王占奇介绍说,目前正在对别墅区的石磨等民俗石刻物品进行清点、编号、吊运,并由区文管所登记没收保存。
《西安日报》报道称,别墅院内的磨盘、石狮等石雕,大部分由支亮在韩城市、合阳县、蒲城县购买,费用由支亮支付。除此之外,院内小鱼塘边有一尊汉白玉观音雕塑,是由陈路介绍支亮从河北一个卖家手中购得,费用由支亮支付。
目前,石井镇责令蔡家坡村及相关村民小组与支亮解除土地租赁合同,对园林植被予以没收,连同土地一起退还集体。
10月22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再次来到蔡家坡村,发现该别墅范围内种植的桂花树、皂角树等名贵树木依然还在,别墅主体建筑的旧址上已种植了200余棵白皮松,多台车辆正在运土作业。施工人员称,他们正在填埋别墅内的鱼塘。
值班编辑:俞杨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后由 微博之窗 于 2018-11-22 10:40 编辑

秦岭违建别墅引发反腐龙卷风:多名省部级落马,1000余人遭问询原创
中国新闻周刊
2018-11-22 07:40:21




9月29日,陕西西安鄂邑区石井镇,陈路别墅的拆除现场。图/视觉中国
“阳奉阴违者”被问责
本刊记者/周群峰
本文首发于总第878期《中国新闻周刊》

自今年7月底开始,一场针对秦岭北麓违建问题的专项整治行动大规模展开。在违建别墅被拆除的同时,诸多与这些别墅相关的腐败案例,也陆续被挖出。
11月上旬,陕西省三名省部级官员被调查,分别是陕西原省委常委、原秘书长钱引安,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和已经退隐官场两年的西安市政协原主席程群力。据知情人士透露,三人可能都涉及秦岭别墅问题。
谈到秦岭违建别墅涉及的政商勾结问题时,中央派驻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直言,“有的领导与老板结成政商关系圈;有的民企老板,上下打点,金钱开路,疏通关系;有的干部拿钱办事,违规审批,公权私用,贪污受贿。”
在谈到秦岭违建别墅问题时,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表示,无论是谁,无论职务多高、权力多大,无论是公职人员还是非公职人员,无论是在岗还是调离、转岗、退休,只要存在违法违纪问题,都必须严肃查处、严肃问责,绝不迁就,绝不姑息。
西安市委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别墅拆除和复绿工作都已经完成。“这次整治,从表面上看,是一场拆违行动,深层次分析,也是一场政治整风行动。”
那个大力推介秦岭地产的官员落马了

11月1日下午5时30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钱引安成为秦岭拆违行动展开以来至今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他从基层起步,敢闯敢干,曾被人称为“能吏”“干吏”。
钱引安1964年生人,毕业于西安市农业学校,毕业后先到西安市灞桥区新合乡工作,从一名基层干事做起,官至灞桥区委常委、副区长。
2000年3月,他离开工作了17年的灞桥,出任西安市长安县县长,此后又先后任长安区区长、长安区委书记、雁塔区委书记、西安市政府副市长、宝鸡市市长、宝鸡市委书记。2017年5月,他成为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西安市长安区和鄠邑区是这次秦岭拆违行动的主战场。多个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钱引安落马,与其主政长安时的一系列政策导致别墅泛滥有关。
钱引安在长安区主政了7年,即2000年3月到2007年3月。他先是担任长安县县长,长安撤县设区后,他担任长安区区长、长安区委书记。这7年时间,是他仕途中非常重要的一段履历,也是其与秦岭关系最为密切的几年。
一位与钱引安私交颇深的当地商界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钱引安“能干活、会干活、有眼光、有魄力,在每一个地方干都能做出点事儿来”,另外,钱为人豪爽,“喝白酒至少半斤以上”。
2003年1月,钱引安晋升为长安区委书记。上任伊始,“为把长安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城市”,钱引安提出了“新长安战略”。
2003年7月28日,《人民日报》曾发布“新长安战略”的策划(规划)招标公告,引起了广泛关注,先后有46家国内外知名策划(规划)公司与长安区接触。
在钱引安推动下,长安区推出了很多大手笔项目:行政中心西迁、打通长安东西以及南北主动脉;修建子午大道;引进大学城;规划建设了长安、樱花、时代等休闲广场;将原来的44个乡镇和7个工委,合并为25个乡镇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秦岭北麓经济板块”也是新长安战略重要规划之一。该战略提到,“以秦岭北麓资源保护为重点,以环山公路为轴线,加大东大、滦镇、子午、太乙等小城镇基础设施建设,建成沿山果林带和生态观光农业示范基地以及多个现代农庄。”
在这个战略的刺激下,多个农家乐和旅游项目陆续在秦岭北麓开建。之后有关部门又改变其土地用途,让其摇身一变成为房地产项目。此间,大量别墅披着各种外衣建设起来。“有的通过一些手段获得了手续,有的没手续直接就这么建了。”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钱引安经常推介长安房市:“尽快在长安买房吧,不然过几年房价又涨了。现在已经不便宜了。”
坐拥秦岭西安境内最优质资源的长安区,就在这种背景下,成为违建别墅的重灾区。此次秦岭违建别墅拆除中的 “秦岭山水”等知名别墅,也是在那个时候陆续建起来的。
“秦岭山水”由西安旅游集团开发,位于长安区环山生态旅游带上,南依秦岭北麓,东接秦岭野生动物园,北邻环山公路,处于园艺博览园、生态科技园、秦岭野生动物园及综合服务区的三园一区地带。
今年8月1日,央视《新闻1+1》提到,“秦岭北麓的违建别墅始于2003年”,这一年正是“新长安战略”开始实施的年份。
前述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钱引安掌舵长安区七年,给长安经济带来了发展,却也过分注重开发,对秦岭造成了破坏。
此外,在主政宝鸡市时,钱引安继续开发秦岭。在此期间,他力推的“天台山—鸡峰山—茵香河”景区整体开发项目,也被指破坏了秦岭生态。
在这次秦岭别墅整顿风暴中,长安区有多名官员仕途出现异常轨迹,也有人落马。
8月1日上午,陕西省委组织部发布了12名省管干部拟任职公示,其中渭南市大荔县委书记王青峰,拟任西安市长安区委书记一职。这意味着,履新不过6个月的时任长安区委书记王强,将离任该职。此前,王强担任过两年多的长安区区长。
8月22日,西安市新城区纪委监委发布通报称,卫旭峰涉嫌职务违法,正在接受监察调查。钱引安掌舵长安区时,卫旭峰任职西安市国土资源局长安分局局长。
11月5日,西安市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卫旭峰因涉嫌受贿一案已由西安市新城区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新城区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卫旭峰作出逮捕决定。
多个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10月中旬,西安市雁塔区一位街道党工委负责人也被纪检人员带走。
这位街道负责人被调查,被认为与钱引安有关,可能是钱出事的前奏。在钱主政长安区期间,此人经常伴随其左右。“没有秘书的身份,但是干的是秘书的活儿。”
一位当地知情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钱引安器重此人,与其父亲有关。此人的父亲是算命先生,擅长占卜看麻衣相,被称为“古城第一卦”。
“钱引安多次面临升官的节点时,都在其父亲那里求签,占卜,挺灵验。于是钱对此深信不疑,对此人也愈发器重。”
出事之前,钱引安精神状态不佳。据上述知情者透露,10月份,钱曾对一位朋友说:“最近老失眠多梦,无端有种不祥预感。”
上述与钱引安私交颇深的知情者,援引陕西省一位领导的话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中纪委曾找钱引安谈过几次话,10月26日的谈话结束后,钱引安开始异常慌张。“有人看到,当晚吃饭时,他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了。”





(资料图片)钱引安。图/视觉中国

据公开报道,10月26日,钱引安至少出席了两场活动:一是参加十三届省委第三轮巡视工作动员会;二是参与会见即将赴京参加中国妇女第十二次代表大会的陕西代表。
多位知情者称,10月27日,钱引安被带走调查。他位于西安市曲江新区的一处住所被搜查。5天后,他被正式宣布落马。
该知情者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钱引安的妻子和儿子也被带走调查。
市长降级
钱引安落马后,陕西官场持续动荡。接下来,钱的昔日搭档、西安市原市长上官吉庆受到处分。
1963年3月出生的上官吉庆,毕业于陕西省商业学校财务会计专业,先后在三原县财政局、咸阳市财政局、陕西省财政厅工作。从2008年到2015年,上官吉庆在宝鸡任职,先后任副市长、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等职。
上官吉庆和钱引安曾在宝鸡共事过约两年时间。2013年12月钱引安出任宝鸡市长,接的正是上官吉庆的位置,上官吉庆则升任该市市委书记。
2015年10月,上官吉庆调任西安市长,时任西安市委书记是魏民洲。两人此后共事了一年零两个月。2017年5月22日,魏民洲在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任上落马。
与钱引安主张对秦岭进行开发不同,上官吉庆曾多次公开表示过要保护秦岭,并主张拆违。
2016年3月,时任全国人大代表、西安市长的上官吉庆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西安市大力实施了违建拆除、植被修复、河道整治、峪口综合治理等一系列专项行动,并专门出台了秦岭保护的地方性法规,初步建立了秦岭生态保护的长效机制。
他还表示,秦岭生态保护工作,是一项长期、艰巨的重大政治任务。
2017年1月,西安市政府召开全市秦岭生态环境集中整治会议,时任市长上官吉庆强调,要用最严的制度、最大的力度,对秦岭生态环境实施最严格的保护。要坚持对破坏秦岭生态环境的违法犯罪行为“零容忍”“无禁区”,始终保持高压态势,让心存侥幸的人望而生畏、行而知止。
但这些表态,并没有让秦岭别墅得到应有的整治,以至于引起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多次关注。据《陕西日报》报道,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先后6次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作出重要批示。
有知情人士透露,在秦岭别墅问题上,西安有些官员存在口头表态很好、落实却不是很到位的情况,不能处理好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在秦岭别墅问题上阳奉阴违。
2018年7月15日,中央再次对秦岭违建别墅问题批示,要求“由中纪委(监察委)牵头,有关部门参加。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
2018年7月27日下午,上官吉庆在暗访督导秦岭北麓鄠邑段违建整治工作时强调:“要认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的重要批示,全面查清秦岭北麓违建问题,采取有力措施彻底整治,确保问题整改到位。”
7月31日,西安召开“秦岭北麓违建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成立了市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实行“双组长制”,由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和西安市长上官吉庆任组长。
10月31日,西安电视台《西安新闻》报道,当天上午,西安市政府与深兰科技公司举行座谈会,上官吉庆出席并讲话。这是上官吉庆最后一次以市长身份公开亮相。




(资料图片)上官吉庆。图/视觉中国
很多人注意到,11月1日陕西政坛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钱引安落马,二是上官吉庆缺席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会议。
11月2日,西安市政府召开党组扩大会议,通报中央对钱引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决定。西安市政府党组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吕健主持会议,上官吉庆未现身。
同日,西安市委官方网站“市委常委”栏目更新。最新名单显示,上官吉庆的名字已不在“市委副书记”栏目中。西安市政府官方网站也将其名字从“市长之窗”撤下。
11月 5日,西安市第十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决定:接受上官吉庆辞去西安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请求。
11月7日,民建西安市委员会官网显示,中央决定对上官吉庆给予处分决定。对于何时、为何被处分,官方没有披露相关细节。
11月9日,西安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布公告:莲湖区第十八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决定接受上官吉庆辞去西安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职务,由此,上官吉庆的人大代表资格终止。
此前,陕西政商圈开始传言,上官吉庆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并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近日,多个信息源证实了这一传闻。
一位看过这个处分决定的当地资深媒体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约10月底,关于上官吉庆的通报就传达到西安市委了。多方信源透露,陕西省委的内部会议上,对上官吉庆的处理结果已进行了通报。
另有多个信息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上官吉庆被处分,与两位秦岭违建涉案官员有关。
8、9月份,西安市国土资源局一位负责人和西安市政府一位负责人,涉秦岭违建别墅被调查。
多位受访者称,上官吉庆在任西安市长期间,与两人往来密切。
履历显示,这两人都曾经担任过与秦岭相关的部门职务。
程群力也曾在长安区任职
据西安市人大公告显示,11月5日,与上官吉庆同日辞去西安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职务的还有西安市政协原主席,现年66岁的程群力。
履历显示,程群力生于1952年4月,陕西周至人。早年他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43师127团直属炮连服役,复员后在周至县商业局普集转运站任文书、会计。1979年12月,程群力在陕西省政府办公厅秘书处担任秘书、秘书二处副处长,之后出任陕西省委办公厅正处级秘书。1985年10月,程群力到长安县当了五年县委书记。
之后他还担任过西安市民政局局长,西安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西安市委副书记;2005年2月任西安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2005年9月任西安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2016年2月,因到龄,他卸任西安市政协主席,至今已退休两年多。
值得注意的是,程群力和钱引安、卫旭峰一样,都曾在西安市长安区(县)任职。
与上官吉庆一样,程群力曾多次强调过秦岭对西安的重要性。在任西安市政协主席期间,他曾多次公开谈论秦岭问题,也谈到过对秦岭的开发。
2009年5月,程群力调研秦岭北麓保护管理利用问题时强调,秦岭北麓资源丰富,文化遗迹众多,对秦岭北麓的开发利用首先要摸清底子,充分挖掘其独特的资源优势和文化内涵。同时,要认真研究政策,切实搞好整个秦岭北麓的保护开发规划,促进生态环境保护管理利用的有机统一,实现秦岭北麓生态经济旅游带的科学、可持续发展。
2009年10月,在政协西安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曾专题讨论关于秦岭北麓(西安段)的保护管理开发利用的问题。有委员们认为,秦岭北麓西安段缺少总体规划,已经开展生态旅游的森林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存在着主题不明确、特色不突出的问题,加之秦岭属多头管理,合力优势发挥不足。
程群力在这次会上说过一段话:“看着山皮皮跟外面的山没啥区别,可里头瓤瓤究竟有多少宝贝,这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
他还表示,秦岭北麓是西安最宝贵的资源,对西安的经济、社会、生态、文化建设意义重大。
程群力的发言,透露了其对秦岭的开发寄予厚望,但又对现有的开发状况不太满意,认为秦岭的潜力没有被挖掘出来。这些表态,也被很多人质疑为对秦岭的认识有偏差。
“大众关心更多的是秦岭违规别墅的拆除工作,可程主席关注更多的是秦岭的生态旅游和开发价值。”
一名与程群力有过交往的当地开发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程群力可能涉及长安区的一个别墅项目。“该项目是他给协调后违规审批的。”
《中国新闻周刊》从不同渠道获悉,程群力受到的处分是被降级,从省部级降为厅级非领导职务。
11月17日,中国共产党西安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七次全体会议举行。全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终止上官吉庆、程群力2名同志西安市第十三次党代会代表资格的决议》。




10月26日,陕西西安市鄂邑区,秦岭南山下一处名为“西安院子”别墅区正在拆迁。摄影/本刊记者董洁旭

长长的问责名单
一位当地知情人士称,据其了解,这次秦岭拆违以来,已经有1000余人被问询过。
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有一个朋友也被问过话。“他在2000年前后在某政府部门工作时,对秦岭相关项目也有一定的审批权。他去说明情况后,就回来了。”
另有知情者称,除了被问询官员数量庞大外,还有多名官员被调查,“总共有三位数之多”。“他们主要来自规划、国土等相关部门。”
规划和国土部门是秦岭相关违建别墅的主管单位。西安一位知名地产商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西安市规划系统有多名官员,目前还处在“失联”状态。
据他了解,今年8、9月份,西安市规划局一位前负责人就被带走调查。“当时纪委找他时,他自称在河南,电话显示他人在广东。纪委连夜去广东,在其广东的别墅里将其带走。”
该知情者称,此人曾做过秦岭办主要负责人。“弟弟搞房地产,妻子搞规划设计。此人被调查后,他的妻子、弟弟也被带走调查。”
该知情者还透露,西安市规划局一位前副局长和现任副局长、一位原总工程师、西安市规划局长安分局一位原负责人等,目前也处在“失联”状态。
此外,户县(现为鄠邑区)一位原县长、西安市环保局一位原局长目前也处于“失联”状态。
该知情者称,这位户县原县长的弟弟在秦岭开了个碎石场,西安市环保局时任局长违规为其环评。
上述说法,《中国新闻周刊》也从鄠邑区多位知情者处得到证实。一位知情者称,这位前县长在今年8月初就被控制,据闻现金就被查出来数千万。
上述知情者称,还有多名公安系统人士被调查。西安市公安局一位分局副局长曾想将秦岭一块旅游用地变更为房地产用地,并找到西安市秦岭办一位时任负责人协调。
此次陕西秦岭拆违事件,让人联想到此前的甘肃祁连山事件。3月29日,生态环境部网站消息称,甘肃省通报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问题问责情况。按照中央纪委决定和省委、省政府批准,共对218名领导干部进行了问责处理。其中,因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问责100人。
11月9日,陕西省委常委班子召开秦岭北麓违建别墅专项整治专题民主生活会,聚焦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问题暴露出的政治问题、作风问题、管党治党等方面问题。以魏民洲、冯新柱为反面典型,以钱引安严重违纪违法案为深刻教训,深入查找问题和不足,进行自我检查和党性分析,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明确努力方向和改进措施。
西安市委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次秦岭违规别墅整治,既要考虑把违法情况整治过来,又要维护合法权益。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拆迁,而是涉及政治整治。“这是落实中央决策部署的一项工作。现在对人的处理还没有出来,最终问责没有具体展开。所以,现在在等另外一只靴子落地。”
值班编辑:张茹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