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古美术 http://www.dfgms.com——欢迎大家光临!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陕西历博西汉【皇后之玺】的来历故事

陕西历博西汉【皇后之玺】的来历故事

360截图20170906164244296.jpg
2017-9-6 16:48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品--西汉玉玺
皇后之玺  高2厘米,边长2.8厘米,重33克,以新疆和田羊脂白玉雕成。玉色
360截图20170906164337671.jpg
2017-9-6 16:48
西汉皇后之玺玉印
    纯净无瑕,晶莹润泽。玉质坚硬致密,无任何受沁现象。玺体为正方形,钮为高浮雕的匐伏之螭虎。螭虎形象凶猛,体态矫健,四肢有力,双目圆睁,眼球圆而凸出,隆鼻方唇,张口露齿,双耳后耸,尾部藏于云纹之中,背部阴刻出一条较粗的随体摆动的曲线,6颗上齿也以阴线雕琢。
   螭虎腹下钻以透孔,以便穿绶系带。玺台四侧面呈平齐的长方形,并琢出长方形阴线框,其内雕琢出4个互相颠倒并勾连的卷云纹,每个云纹均以双阴竖线与边框相连。阴线槽内残留有部分朱砂。玺面阴刻篆书“皇后之玺”4字,字体结构严谨大方,笔画粗细均匀,深度一致。[2]  此枚玉玺玉质之精美,螭虎造型之生动,玺文字体之规整大气,雕琢技法之娴熟,都是罕见的。《汉旧仪》载:“皇后玉玺,文与帝同,皇后之玺,金螭虎钮。”此印形制与印文正与汉制相合。因出土地点距汉高祖和吕皇后合葬的长陵约1公里,推测为吕皇后吕雉之物,是汉代皇后玺的唯一实物资料,弥足珍贵。可是有的学者认为:在长陵附近获得未必就是吕后的玺印,它可能是从别处带来的;刘邦初定天下,各种事务都在草创阶段,不可能刻制如此精良美好的玺印;从汉武帝前后所刻制玺印来看,其风格同“皇后之玺”、“淮阳王玺”也高度一致。鉴于这三个理由,“皇后之玺”应为汉武帝时所制,甚至于其制作的时代有可能更晚。迄今为止,皇后之玺仍是我们发现的两汉时期等级最高、且唯一的一枚帝后玉玺,属于国家级文物。它反映的汉代礼仪制度及其背后的故事,将长久地引起人们的兴趣。
玉玺主人
皇后之玺是1968年被孔忠良在咸阳市狼家沟水渠旁捡到的,严格地说这里只是“皇后之玺”的发现地而非出土地。“出土”的含义是谓古器物从地下被发掘出来,而“皇后之玺”并非从地下被发掘的。再者从印文风格考察,其年代上限不会早于西汉文景时期。所以“皇后之玺”不能算作汉高祖长陵的出土文物,更不是汉代吕太后之物。[4]
皇后之玺是汉代皇后玉玺的唯一实物资料,是中国年代最早的皇后印玺,对研究秦汉帝后玺印有着十分重要的价值。其历史、艺术价值很高,被列为国家级文物。 [5]
历史背景
汉代册立皇后,都要授予玺印,它是皇后合法身份的凭证。据东汉卫宏《汉官旧仪》上记载:“皇后玉玺,文与帝同。皇后之玺,金螭虎纽。”
皇后之玺在吕后与刘邦合葬的封土之西约一公里的陵园之内,其形制、式样、印文内容及字数均与《汉官旧仪》所载相符。
皇后之玺属西汉遗物,在学术界已无异议,但其具体时代却有不同看法。有的认为是吕后的佩印,多数学者根据印文篆体及印面设计,推断其时代属文景至西汉中后期。
汉代皇后玺印的质地和纽式,两汉书未见记载,《汉旧仪》记皇后玺的质地又前后矛盾,“皇后之玺”的出土,解决了一千多年存疑的问题。

文革中有关江青喜欢玉玺要走的传说

本帖最后由 微博之窗 于 2017-9-6 17:00 编辑

     江青素来对吕后十分欣赏,她曾评论说“吕后也了不起。她对汉高祖刘邦的事业起了很大作用。”1974年,江青听说前些年发现的“皇后之玺”是吕雉之物,便连忙追问玉玺的下落,快拿来给她看看。
    当她得知吕后玉玺收藏在陕西省博物馆时,便打电话给当时正在西安出差的一位中国女领导,要她速将此玉玺找到带回北京。
    这位领导干部立即到陕西省博物馆找来负责人传达江青的话,要他找出玉玺,馆负责人当即领她到“秦汉文物陈列室”看实物,当她看到文物标签上并未标明是吕后之物时,有些不解,陪同的有关专家解释,对此方玉玺学术界尚有不同意见,因此未明确标注。随后命陕西省博物馆派人将玉玺护送去京,江青见之如获至宝,迟迟不还,直到“四人帮”粉碎之后,这方“皇后之玺”才得完璧归赵返还陕西省博物馆收藏。
   1991年6月20日,陕西历史博物馆在大雁塔西北不远处建成开放,这方历经沧桑曲折的国宝,从此在这座被誉为“古都明珠,华夏宝库”的艺术殿堂中正式陈列,公开展出。

意外发现玉玺 那么觉悟高的农民是这么上交国家的?

本帖最后由 微博之窗 于 2017-9-6 16:52 编辑

360截图20170906164223765.jpg
2017-9-6 16:52

360截图20170906164302125.jpg
2017-9-6 16:52

360截图20170906164311500.jpg
2017-9-6 16:52


皇后之玺 高2.0厘米,边长2.8厘米,重33克,以新疆和田羊脂白玉雕成。玉色纯净无瑕,晶莹润泽。玉质坚硬致密,无任何受沁现象。玺体为正方形,钮为高浮雕的匐伏之螭虎。螭虎形象凶猛,体态矫健,四肢有力,双目圆睁,眼球圆而凸出,隆鼻方唇,张口露齿,双耳后耸,尾部藏于云纹之中,背部阴刻出一条较粗的随体摆动的曲线,六颗上齿也以阴线雕琢。螭虎腹下钻以透孔,以便穿绶系带。玺台四侧面呈平齐的长方形,并琢出长方形阴线框,其内雕琢出4个互相颠倒并勾连的卷云纹,每个云纹均以双阴竖线与边框相连。阴线槽内残留有部分朱砂。玺面阴刻篆书“皇后之玺”四字,字体结构严谨大方,笔画粗细均匀,深度一致。此枚玉玺玉质之精美,螭虎造型之生动,玺文字体之规整大气,雕琢技法之娴熟,都是罕见的。因出土地点距汉高祖和吕皇后合葬的长陵约1公里,推测为吕皇后吕雉之物,是汉代皇后玺的唯一实物资料,弥足珍贵。迄今为止,皇后之玺仍是我们发现的两汉时期等级最高、且唯一的一枚帝后玉玺,为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八大镇馆之宝之一,并被列为国家级文物。


1968年9月的一天傍晚,咸阳市区东北30多公里的韩家湾公社韩家湾小学的14岁学生孔忠良放学回家,他在渠边看见土坎上有个东西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跑过去用手把发光的东西刨了出来。他擦去上面的泥土,原来是一块光亮的玉石,玉石的上部趴着一个动物。下面四四方方的,好像刻着字,可他一个也不认识。



  到家后他把玉石给哥哥看,两人研究了半天后,认为这是一颗印章。不认识。确定是印章之后,孔忠良就准备把上面的字磨掉,然后刻上自己的名字留着玩。幸亏是块玉石,硬度够高,他磨了半天也没什么反应。

  过了几天,他父亲孔祥发要到西安给生产队办事,孔忠良就把印章拿出来让父亲带到西安,找家刻字铺把印上的字磨平后刻上自己的名字。孔祥发向小儿子询问这方玉石印章的来由,端详着印章的造型、质地、文字,尽管他也认不出是什么字,但总觉得这东西非寻常之物。

  他联想到印章出土之地在刘邦陵园之内,自己在担任大队干部期间,同到这里来的文物工作者曾打过多次交道。再想想老家周围常常有人能挖出古代的陶盆、瓦罐、瓦当、麻钱之类的古物,他意识到这颗印章极有可能是件文物。


孔祥发问明了玉石的来由,仔细看那古字,回忆解放以后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以来党和国家关于文物保护政策的宣传和文物知识的介绍,他觉得那不是一个普通图章,而是一件文物。
第二天他到了西安,找到陕西省博物馆,经文物考古工作人员鉴定,这是块上好的新疆和田羊脂玉。玉石上雕刻的是一只螭虎。让专家惊讶的是,玉石上雕刻着“皇后之玺”四个篆体字,艺术价值极高。专家们查阅许多古代文献,发现《汉官旧仪》上记载有:“皇后玉玺,文与帝同。皇后之玺,金螭虎纽。”而“皇后之玺” 的发现地,在吕后与刘邦合葬的封土之西约一公里的陵园之内,其形制、式样、印文内容及字数均与文献所载相符,经研究、鉴定,当为吕后之印玺无疑。
当时有专家激动地说,这就是西汉吕后的“皇后之玺”,价值连城!孔祥发和孔忠良听说是珍贵文物后,毫不犹豫地上交了。当时他们没要任何报酬,博物馆的一位领导给了他和父亲20元钱作为回家的路费。之后,“皇后之玺”便存放在陕西省博物馆,。1991年陕西历史博物馆改建后,“皇后之玺”成为镇馆之宝之一。

  1968年,恰在文革期间。历来对吕后颇有好感的江青,1974年听说“皇后之玺”就是吕雉之物时,便一再要求要看一看。随后命陕西省博物馆派人将玉玺护送去京,江青见之如获至宝,迟迟不还。“四人帮”被粉碎之后,“皇后之玺”完璧重新被陕西省博物馆收藏。

此枚玉玺,玉质之精美,螭虎造型之生动,玺文字体之规整大气,雕琢技法之娴熟,是古代印章精品之中的精品。“皇后之玺”四字在艺术上极为高超,印文的章法十分讲究,其排列与行距十分疏朗大方。

   “皇、玺”两字较繁琐且多横画,“之、后”两字较简单且以竖画为主。两者呈对角交叉配置,十分得体。从字法看,字的结体虽以方整为主,与汉印中平方正直格调相一致,然而字里行间仍存笔法意趣,转折之处特别明显。方中带圆,整体非常生动,高雅华丽中透出端庄与威严。


  另外我们还需要知道的是,这枚印章可是一枚西汉初期的印章,这样一来他的价值就更高了。



  中国在战国时期,文字的结构变动非常大。一个字有左右结构,有上下结构,情况非常普遍。因为还没有走出甲骨文的束缚,还有很多象形的东西,拿这些文字用来做印的时候,经常就会形成印面不稳的状况。我们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实在是太高了。面对这种局面,古人果断地给印章加上了“口”字框或者“田”字框,非常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种办法渐渐地形成了一种传统,包括秦印以及西汉早期的印章,很多都带有边框。皇后之玺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没有使用任何边框,非常周正的制作了出来,真的让人叹为观止。
discuz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