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古美术 http://www.dfgms.com——欢迎大家光临!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首次发现民国时期浙江赵龙文奖章

     白华山“研究过刺史案,发表过专题论文《史量才与上海的地方协会》”。白华山认为“史量才被刺的原

因,除了他政治上趋向进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史量才是当时一个活动能量很大的民族资本家”。

他不仅“反对国民政府发行公债和拒绝承销公债”,不愿意“为蒋介石‘反共’内战提供军费来源,拒绝为国

民党政权进行经济输血”,而且还暗中“接济上海中共地下党的经费”,这才“深深刺激了蒋介石”,引起

“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的愤怒和不安”,从而“决定暗杀史量才,以此震慑上海资产阶级,进而达到确保上海政

治局势稳定的目的”。
3关于“你有枪,我有报”的传闻。

  据说,1934年10月上旬,蒋介石在南京会晤上海各界名流,拉史量才合影,让他站在第一排的中

间。还说:“你不要把我惹火,我手下有一百万兵。”史量才回敬道:“对不起,我手下有一百万读者。”

  蒋介石自南京与史量才面谈后,亲眼目睹了一个货真价实的死硬派,他竟然胆敢用几十万读者来对抗他这

个拥有几百万军队的总司令、委员长。蒋介石至高无上的威信、尊严在这身材矮小的人面前丧失殆尽,他再也

不能指望史量才的合作了,立斩无赦!于是他对戴笠下达了密令.
4“政治野心”,

  已故全国政协委员文强是在戴笠任“浙江省警官学校党代表”期间成为该校“情报参谋训练班中校政训

员”的。他在生前的“口述自传”中,说到了“史量才在上海附近被刺杀”的原因。他说这原因不是别的,正

是“史量才很有野心,想自己搞个新党,很多次跟蒋介石谈判,没有谈成功”。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联想到大革命失败后的国民党,为了肃清党内外的异己力量而专门成立“健全的调统

组织”;(注:陈立夫言,转引自王禹廷:《中国调统机构之创始及其经过》,《细说中统军统》,传记文学

出版社1992年6月第一版,7页)联想到企图建立第三种政治势力、寻找第三条道路、私自组织“第三

党”的邓演达被蒋介石秘密处死在南京麒麟门外沙子岗,我们又怎能不将史量才之被害与文强所说的“想自己

搞个新党”联在一起细细玩味呢?

5其它:


       2006年末,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档案”栏目在《民国遗案》系列中播出剧情类纪录片《连环命

案》。年逾古稀的来复随即给年轻的编导挂来了电话。他说他是过来人,原来也办报,清楚知悉史量才遇刺的

真正原因。

  来复说:“‘蓝衣社’是一个杀人如麻、杀人不眨眼的特务组织。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

亡。最初,他们的活动都在晚上,也就是风高放火,月黑杀人。后来,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光天化日之下,

也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了。同时,他们也想搞一些宣传,搞一些媒体了,不单单是绑架、暗杀了。所以,那一

年,1934年,他们就搞三大建设。一搞舆论,二搞经济,三搞情报。他们就找史量才谈判,要《申报》让

出51%的股份,将51%的股份让给他们,史量才没答应。他们又退了一步,要他让出主编,让他们的人做

《申报》的主编,史量才又没答应。他们再退一步,要史量才把《申报》副刊的主编让给他们,让他们来管时

评,管各种各样的政论文,史量才还是不答应。这样,他们火了,就要杀史量才了。史量才也有预感,他也知

道‘蓝衣社’的人不好惹。他也知道这个事情不简单,非同小可。结果,他就半夜出逃,往杭州逃,去杭州避

难。但是,半路上,还是被他们杀了。”
史量才本可以获得免遭惨死的机会

     那就是杜月笙曾经向蒋介石建议,对史量才这样一个很有影响的人来说,杀掉他不如起用他为好,可以


化干戈为玉帛,可以化敌为友;如果在上海干掉了史量才,对国内国外影响都不好;如果用之,反可得些臂助,


要蒋介石权衡利害得失。蒋介石经过仔细盘算,便采纳了杜月笙的建议。

   鲍志鸿说,蒋介石把不杀史量才的新决定通知了戴笠,戴笠“便在刺史的头一天晚上去电告知在杭州指挥

对史‘行动’的警校教务主任赵龙文(军统在杭州的负责人)。不巧糟糕的是赵龙文此人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

病,每天只是上午看公文,下午他要休息,概不办公。因此戴根据‘最高’旨意令饬赵龙文暂停对史量才‘行

动’的电令,被积压在赵龙文的译电室里,不能送呈赵批阅。结果,执行暗杀任务的特务们就按原令‘行

动’,翌日,史量才在由杭返沪途中被刺身亡”。

  如果鲍志鸿的这一说可以成立,岂不是又可反证史量才确是蒋介石下令杀的?如果史量才确是蒋介石下令

杀的,岂不是又可证明那一位依靠暗杀民国元勋陶成章起家的枭雄式人物,确是“外君子而内小人”?俗话

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但是,老是要以“礼、义、廉、耻”美化自己的蒋介石,似乎只是毒有余而量

不足。


(文章来源: http://qi.daqi.com/bbs/00/2220989.html)
赵龙文(1902—1968),原名华煦,字风和,别号遁庵,义乌井头村人。曾任胡宗南西安绥靖公署秘书长,兼渭北清乡督导团团长,并为胡宗南秘密组织“铁血救国团”骨干之一。



中文名赵龙文


出生日期1902年



逝世日期1968年


性    别




南京东南大学毕业后在厦门集美师范任教,因鼓励学潮被辞退。后任教于浙江省立第一中学,经同事方本性介绍结识胡宗南,又因胡宗南介绍结识戴笠。1932年,任浙江省警官学校政治指导员,不久升为教务主任。1934年,任浙江省会警察局局长兼警官学校校长,成为戴笠复兴社特务处重要人物、力行社核心分子。是年11月13日,与戴笠合谋暗杀宣传抗日救国的《申报》主笔史量才于沪杭公路翁家埠,受到舆论谴责。次年以特使孔祥熙随员身份,参加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加冕典礼。1937年日本侵略军侵占杭州前夕,任浙江省第四行政督察区专员兼省抗日自卫总队第一支队司令。1940年到西北,任第八战区副司令长官胡宗南的秘书长。1942年起,随谷正伦先后任甘肃省民政厅长、粮食部常务次长、贵州省民政厅长。1947年再至西安,任胡宗南西安绥靖公署秘书长,兼渭北清乡督导团团长,并为胡宗南秘密组织“铁血救国团”骨干之一。1949年,任甘肃省陇南行署主任,12月去台湾。先后任“海军政治部”主任、“中央警官学校”校长。
参考资料
赵龙文1902年生于义乌城北福田乡井头村,这是老浙赣铁路边上一个小村,村民不过百来人。老铁路拆除已经多年,该村面貌业也大变,现处于商城大道南和城中北路西。赵龙文父亲赵文通(1855-1914),字资材,号独醒斋主人。赵父是位有见识的知识分子,做过庠生,办过小学,写过诗文。娶妻龚氏,生5子4女。次子赵华俊,考名士英,1912年高等巡警学校毕业,曾任省议会议员,江西赣州税局局长。幼子赵华煦,考名士豪,号遁庵,而龙文大概是他自取的别名。

摘自何正回的博客
《20150514说赵龙文》
35# yishiyi

多谢关注。
38# 欲擒故纵
多谢关注!
有收藏意义~!
烦躁莫侵身 心静自然凉
40# yishiyi 多谢关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