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古美术 http://www.dfgms.com——欢迎大家光临!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柴窑出自上林湖

还有就是离开封太远,中间隔着南塘,还有进行了请瓷式,如果一个小国供御一般不会进行皇帝参加的请瓷式
怎么没有人转贴兵马俑手指被偷,我本来是来评论的,就在这里了,刘一千去年赚了好多钱,兵马俑的鉴定证书都做好了,明年估计要拍了,刘一千该去拍回龙博物馆了
本帖最后由 闻长庆 于 2018-3-14 19:31 编辑

          瓷秘色

         浙江中立越窑秘色瓷研究所闻长庆 闻果立


    何为“秘色”?《宋史》、《续资治通鉴》均有记载:“钱皇帝烧香拜秘色瓷,供奉之物” 奉为神器。

秘色瓷深腹盘.JPG
2018-3-6 07:10


     赵徳麟《候鲭录》:“今之秘色瓷器,世言钱氏立国日,越州烧进,为供奉之物,不得臣庶用之,故谓之秘色。比见陆龟蒙进越器诗云: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共稽中散斗遗杯!乃知唐时已有秘色,非自钱氐始”。 (安定郡王赵徳麟(1061~1134年),是宋太祖次子燕王德昭﹝赵德昭﹞玄孙,也是宋最早解读“秘色”的学者。)

上述提出几个关健核心字,如:“今、立国、烧进、供奉、不得臣庶用、谓之秘色。乃知唐时已有秘色”。

    解读:“今”:他见到秘色。“立国”:钱氏为五代一时帝皇地位,曾称吴越国,年号宝大、宝正。后又称臣为王。“烧进”: 而最关健的核心是一个“焼”字,是多义词,被人们所忽视,很多学者误以为“焼”是制瓷器的“焼”字。其实有《宋史》、《续资治通鉴》记载:“进”前,有一重要仪式“钱皇帝焼香拜秘色,奉为神器”。 可理解“进” 前的 “焼” 即是焼香拜秘色。 两者释意,有天壤之别。 (《说文》秘,神也)。天赐灵物,神也!与秘同义,如行见神与天子之大礼。通俗讲庶民百姓也只上拜天与神,下拜地与父母。 “供奉” (指祭祀神佛、祖先) , 皇一拜秘色,奉上神坛,国君拜过神器:供奉之物,而不是日用器具。 “不得臣庶用”:此句注重秘色瓷器有如此之高的地位,供奉君皇“神器”显然不可用,故谓之秘色”名来由。解读清楚。

   “乃知唐时已有秘色”:秘色在深宫内院,到宋代时民间学者难以接触到,对秘色始自何时己模糊,一些学者误认为秘色始自五代。见陆龟蒙《秘色越器》诗云,才知非始自五代钱氐。
    陆龟蒙的“夺得千峰翠色来”千古绝句已将“秘色” 之色,描绘得淋漓尽致。五代钱氏沿袭李唐御窑厂之制度。

    赵徳麟为大宋皇帝后裔,是宋最早解读“秘色”的学者,他经历神宗、徽宗至高宗,也是唯一能见秘色瓷者,可以了解到深宫供奉之物世传真相。民间学者没资格一见秘色真容,仅相传其名。

    宋周辉《清波杂志》云:“越上秘色器,钱氏有国日,供奉之物,不得臣下用,故曰秘色”。 宋人都认同引用赵徳麟《候鲭录》考证“秘色”说。如宋曾慥《高斋漫录》、南宋叶寘《坦斋笔衡》、南宋顾文荐《负睻杂录》等都引用了 “越州烧进,不得臣庶用之,故谓之秘色”。宋人对“秘色”解读获共识。



    陈万里《越窑与秘色瓷》:曾置官监窑,烧造进御物品,这是最早的御窑厂,而御窑厂出产的物品,就不能称越窑,特别给它一个名称叫做秘色。因此,越窑与秘色就无所谓一而二,二而一;或者说是绝对不相同的两个烧窑的名称。其实越窑是专门烧造民间物品的。秘色为烧造进御物品,钱王表示恭谨,必先罗列于庭,焚香再拜,自然臣庶禁用。五代钱氏沿袭李唐御窑厂之制作。(见《续资治通鉴》),(见《宋史》钱俶列传必先罗列于庭,焚香再拜)。(陈万里《陶瓷考古文集》23-27页,紫禁城出版社,1997年。)

   从《宋史》、《续资治通鉴》记载:焚香再拜“秘色” 。很多学者忽视“秘色”奉为“神器”地位。二者解读清楚。从简说钱氏帝皇的御窑,又是中原政权御窑,供奉唐法门寺皇家寺院得到今考古确切证实,有着双重御窑性质。

  “秘色瓷”学术研讨中,有五花八门诸多解读者,如:禾、碧、密、蜜等。西方有用英文名称ST color porcelain “圣色瓷”来表达,圣与神同,近本义。其它也有如:英文Olive色Olive Drab)橄欖,或Celadon (雪拉同),这指述明清时一般青瓷色,源自十六世纪晚期《牧羊女亚司泰来》这类表述是不正确。此没有了解到唐、五代“秘”色的核心解读。从唐宋置官监窑,特殊制作技术工艺,由皇焼香拜“秘色”, 尊为神器,供奉之物,臣庶不得用。所以有一特别姓名“瓷秘色”。

    据法门寺地宫出土《物账碑》记载: “瓷秘色” 。源由唐皇供奉物账上正确告知,“瓷”属姓,名谓“秘色”。古人常以陶与瓷混为一谈。首先清楚告知不是“陶”属性, “瓷”地位高于陶质。今人习惯称“秘色瓷”已是常识。

    笔者对“秘色瓷”名称,采用中国拼音贯例 “Misechi”专用名。凸显中国文化特色。还原“秘色瓷”内涵,保留字义原汁原味。“秘色”瓷器,为“Mise” porcelain。

    被古代皇帝示为神器的“秘色瓷”,其神圣地位不言自明,不能与普通青色瓷表述相提并论。中外学者对“秘色”解读众说纷纭,“秘” 是多义词字,都显得有理,这就是秘色瓷的文化魅力。今对其研究要有敬畏之心,去保护弘扬“秘色瓷”。
本帖最后由 闻长庆 于 2018-4-9 14:07 编辑

     保罗·伯希和考证《宣德鼎彝谱》伪作

   据丁孟先生转载《宣德彝器图谱》不靠谱依据。

   早在1936年,Paul Pelliot(法国著名汉学家,保罗·伯希和)便详细论证了《宣德彝器图谱》是后世的伪作。根据Pelliot的考证,最早提及此书的是清乾隆时期的杭世骏,他在1776年发表的一系列短文中提到了《宣德彝器谱》一书。同时期,《四库全书》的编委也见到了和杭世骏所述书名略不同的《宣德鼎彝谱》的文稿。到了19世纪该书被扩充到20章。在1928年,该书最终定名为《宣德彝器图谱》,应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版本。


   从明代
张应文的宋五大名窑始创者,及诸学者论窑器均州窑排序都在龙后面。到了民国,1928年时出版《宣德彝器图谱》均州窑排序在定窑前面。

   明代张应文《清秘藏》论窑器必曰:
柴汝官哥定。是由他编造,五大名窑序,相传至今,乐此不疲。他是一位古董商人。



   张德谦,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有《瓶花谱》一卷记曰:至唐始尚窑器,厥后有柴、汝、官、哥、定、龙泉、均州、章生、乌泥、宣、成等窑,而品类多矣。

   明代谢肇淛《五杂俎》、柴、定、汝、官、哥。与张应文《清秘藏》不同是
把定窑排序笫二位,为第三。

   明代方以智《物理小识》 “窑器本末” ,柴汝官哥定。与张应文相同。


     民国刘子芬1925年时出版《竹园陶说》对柴窑记述:“唐始尚窑器,柴周以后,降及宋世,柴、汝、官、哥、定
、龙泉、均州、建安等。

   均州窑排在七位。


      明洪武曹昭格古要论柴、汝、官、董、哥。
   大约成化以后有人用墨笔添加上柴、汝、官、哥、定、及彭、建龙泉、钧州宣德上,成化
    州窑排在位。
     赵敬平先生提供 明洪武曹昭格古要论书。
本帖最后由 闻长庆 于 2018-8-9 12:41 编辑

                雨过青天   秘色考论                                                                        浙江中立越窑秘色瓷研究所闻长庆、闻果立

   近滥用 “雨过青天” ,“千峰翠色” 现象很火。为什么要张冠李戴,冒牌?
   因为“秘色”是诸窑之冠,名窑之首,钱皇帝焼香拜瓷神,是一张金名片,想占点光。
   笔者对上述唐、宋、明、清时古文献作考证:赞喻,“秘色”被冠上诸多雅号与名,“秘色瓷” 之美色 ,如:“千峰翠色”、“色如天” 、“雨过青天” 、 “青天过雨” “秋水澄”有特定出处,始自何时、何人、何书名所作,与来由。指针对性非常明确。有些诗人不想引用别人己赞誊过诗词,再次标新立异自创赞喻别名。
   当今一些某某大学教授、学者、专家不问出处,不管三七二十一,滥用 “雨过青天”。有张冠李戴,误导后学之嫌。还有“秘色瓷”之名也被滥用,今“千峰翠色” 一词开始被一些青瓷产地利益链,混视听,成为张冠李戴伪作。   请想一想,如果你楼上楼下,隔壁邻居的儿子或孙子,冠上你父亲的名字,天天还听到那些邻居们在打骂儿子时叫着你父亲的名字,合适吗?还会津津乐道吗?
  今为正本清源研究“秘色”爱好者提供宋清时文献,参考 “原创人” 出处依据,如下:1.宋代有稗官编辑《宋稗类钞》记载:秘色即柴窑,其色如天。2. 明谢肇淛《五杂俎》记载:秘色即柴窑,雨过青天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3. 明胡震亨《唐音癸签·诂笺四》对古代诗人赞喻 “色”,就怕时间久了,会有一些人搞不清楚,已作明确的解读,如:秋水澄、千峰翠色、秋色、雨过青天色与许浑、陆龟蒙诗正相同。4. 清沈文荧《谢外舅宋怡山先生,以上林窑秘色磁见赠》越磁珍秘柴周古,颜翠青天过雨。
    古代写诗人都巳告知了,外婆与姥姥的意思,字不同,意相同。可是还有一些人在幻想中,钻牛角尖,往死胡同钻。
    古代原著:

   1.宋《宋稗类钞》记载:秘色即柴窑,其色如天。
   《钦定四库全书》录入《宋稗类钞》,其卷三十二记载:王蜀报朱梁信物,有金棱碗,越瓷器致语云:“金棱含宝碗之光,秘色抱青瓷之响” 。乃吴越钱镠事,梁所烧秘瓷,相沿以奉柴世宗,所谓柴窑者,其色如天,其声如磬,精妙之极,今不可复睹矣(图一)。
注:《宋稗类钞》宋稗官专给帝王搜集流传街谈巷语,道听途说,流传轶闻辑成,以供省览。记载轶闻琐事小说,为稗官野史,共分为十九门,作者佚名。此后有明未清初潘永因或李宗孔编纂。是整理文献归类的编辑者。

2.明谢肇淛《五杂俎》记载:秘色即柴窑

  陶器,柴窑最古,今人得其碎片,亦与金翠同价矣!盖色既鲜碧,而质复莹薄,可以妆饰玩具,而成器者,杳不可复见矣!世传柴世宗时烧造,所司请其色,御批云:“雨过青天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然唐时已有秘色,陆龟蒙诗:“九天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秘色来”,惜今人无见之耳!

《五杂俎》一书收入《国学珍谢肇淛本文库》(民国二十四年)。下册,卷十二,物部169。

谢肇淛(1567—1624年)生于浙江钱塘。历任湖州、东昌推官、南京刑部主事、兵部郎中、工部屯田司员外郎,撰《五杂俎》,亦是知名藏书家。为官在江浙,湖州又是陆羽、陆龟蒙二位雅士植茶居住的根据地。酷嗜藏书,收集宋人文集颇富,贮于"小草斋"中。

3.明胡震亨《唐音癸签·诂笺四》:208页。越窑许浑诗:沉水越瓶寒,又:越瓶秋水澄”。陆龟蒙诗:“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越窑为诸窑之冠,至钱王时愈精,臣庶不得通用,谓之秘色,即所谓柴窑者是。俗云:若要看柴窑色,雨过青天色。与许、陆诗正同。留青日扎。录入《钦定四库全书》。

   明胡震亨(1569-1625),明代文学家、藏书家。原字君鬯,后改字孝辕,自号赤城山人,晚号遯叟。(1597 )中举,后为合肥知县,定州知州,德州知州,擢兵部员外郎。浙江海盐武原镇人。先世业儒,藏书万卷。一生嗜书如命,时人称之为博物君子。
  3.1. 与明胡震亨《唐音癸签·诂笺四》:雨过青天色。二人对色解读相同。出生相差二岁,(1625年)亡故仅差一年,同令人。
  3.2. 与陸龟蒙(原著‘秋’)(原著‘翠’) 作改变。
  3.3. 与北宋徐競《宣和奉使高丽图经》汝新窑器,古秘色一词。
   秋水澄、千峰翠色、秋色、雨过青天色与许、陆诗四种色正同。对“色”的解读。

4.清沈文荧《谢外舅宋怡山先生,以上林窑秘色磁见赠》录入《溪上流韵》。

越磁珍秘柴周古,颜翠青天过雨。汴梁罢贡此种绝,南渡新窑重堪数。

原注:清 沈文荧余姚浒山人(今慈溪市) 人,1859年举人,曾升直隶知州,出使日本,再知商州,着《春萍馆诗集》,《眠琴谢词钞》等。童银舫编注《溪上流韵》慈溪历代风物诗选
卷十一,土特珍品,647页。


                                   结语

    以上《宋稗类钞》、明胡震亨《唐音癸签·诂笺四》:二本书录入《钦定四库全书》。此书是在乾隆皇帝的主持下,由纪昀等360多位高官、学者编撰,3800多人抄写,耗时十三年编成。经严谨审核程序。

    笔者正如清初潘永因或李宗孔编纂。只是整理古文献归类的编辑者。有宋、明、清历代先贤定论,不要误解笔者为一家之言。

古人对“秘色” 的赞誊,如:“色如天” 、“雨过青天” 、 “青天过雨” 时有特定出处,始自何时、何人、何书名所作,与来由,已清楚解读。

   “雨过青天” 一词,名窑有主,为“秘色” 所有,别窑不得侵占。 一些学者今错误,滥引用于龙泉窑、耀州窑、高丽瓷、汝窑等青瓷等,指鹿为马,是不正确。说来说去,归根结缔还是赞“秘色” 。   上述异地青瓷窑不能与正宗秘色瓷混为一谈,正真秘色瓷只有一个,对灵物要有敬畏之心。

参考文献
1.《钦定四库全书》录入《宋稗类钞》,其卷三十二记载1034-693页
2.《钦定四库全书》录入明胡震亨《唐音癸签·诂笺四》卷十九1482-639页。
3. 明谢肇淛《五杂俎》一书收入《国学珍谢肇淛本文库》(民国二十四年)。下册,卷十二,物部169。
4. 北宋徐競《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十八,《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中華書局出版社1985 年。
5.清沈文荧《谢外舅宋怡山先生,以上林窑秘色磁见赠》童銀舫 編注《溪上流韻》慈溪歷代風物詩選
卷十一,土特珍品,647頁。
本帖最后由 闻长庆 于 2018-8-13 18:53 编辑

"雨过青天" "青天雨过"  说的不客气一点是 : 自以为是的随意组合分拆式歪曲,这种研究态度,只能是"自我感觉良好". 怎么能令人信服?!  说实话您自己连个柴窑的片片都没见过,说的和真的似的. 向苍天再借五百年给您来研究 又能如何!!!   老是抱着"我爱我家乡" 的功利态度----而不实事求是
其实您和禚振西老师 犯的是同一个毛病   "突发奇想"---禚振西老师自己的原话.

水上先生:请你再看一遍,还没看清就来指责。以上都是古代人说的,雨过青天就是喻秘色。还录入钦定四库全书。那你去指责,写柴窑创始人,和纪暁岚,为什么要写秘色就是柴窑,颜色有那么多雅称:色如天、雨过青天,千峰翠色、秋水澄等。古代人就怕时间长了,就会有人搞不清楚,先见之明。巳给解读清楚,字不同,意思是一样的。本人只是把《钦定四库全书》内记载几篇拿出来。篇篇有何人写,出处何时,有字有据。并不是本人所言。可能编《钦定四库全书》纪暁岚也会说,这是经过数千人有学问官员,论证过的,最早由宋代人、明代人说的,不是本人所言。
"雨过青天" "青天雨过"  说的不客气一点是 : 自以为是的随意组合分拆式歪曲,这种研究态度,只能是"自我感觉良好". 怎么能令人信服?!  说实话您自己连个柴窑的片片都没见过,说的和真的似的. 向苍天再借五百年给您来研究 又能如何!!!   老是抱着"我爱我家乡" 的功利态度----而不实事求是
其实您和禚振西老师 犯的是同一个毛病   "突发奇想"---禚振西老师自己的原话.

水上先生:请你再看一遍,还没看清就来指责。以上都是古代人说的,雨过青天就是喻秘色。还录入钦定四库全书。那你去指责,写柴窑创始人,和纪暁岚,为什么要写秘色就是柴窑,颜色有那么多雅称:色如天、雨过青天,千峰翠色、秋水澄等。古代人就怕时间长了,就会有人搞不清楚,先见之明。巳给解读清楚,字不同,意思是一样的。本人只是把《钦定四库全书》内记载几篇拿出来。篇篇有何人写,出处何时,有字有据。并不是本人所言。可能编《钦定四库全书》纪暁岚也会说,这是经过数千人有学问官员,论证过的,最早由宋代人、明代人说的,不是本人所言。
                雨过青天   秘色考论                                                                        浙江中立越窑秘色瓷研究所闻长庆、闻果立

   近滥用 “雨过青天” ,“千峰翠色” 现象很火。为什 ...
闻长庆 发表于 2018-8-8 20:18
QQ:1301853968
返回列表